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租房 天津同志租房 河北同志租房 山西同志租房 内蒙同志租房 上海同志租房 江苏同志租房 浙江同志租房
安徽同志租房 江西同志租房 广东同志租房 海南同志租房 湖南同志租房 湖北同志租房 河南同志租房 辽宁同志租房
四川同志租房 云南同志租房 贵州同志租房 广西同志租房 福建同志租房 吉林同志租房 山东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四川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四川同志 门户 四川同志情感文学 查看内容

花了15年我终于携爱人同志和儿子回家过年

2017-10-15 05: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7| 评论: 0

摘要:   寒潮来袭那天,我途径家乡邕城,在换乘高铁的空档,赶回家跟父母吃个午饭。妹妹有事没过来,平常不大会做饭,我还是勉强张罗出一餐清汤鸡火锅。边吃着,我跟父母说,我订了票了,春节带joe和jack回来过年。妈边 ...
广州同志会所

  寒潮来袭那天,我途径家乡邕城,在换乘高铁的空档,赶回家跟父母吃个午饭。妹妹有事没过来,平常不大会做饭,我还是勉强张罗出一餐清汤鸡火锅。边吃着,我跟父母说,我订了票了,春节带joe和jack回来过年。妈边夹菜边说,好啊。我转头问爸,可不可以?爸有些耳背,不过他显然听得清楚,说,回来吧。又聊了些别的,吃完了收拾碗筷,妈说,房间的高低床你们三个睡不睡得下?被子不知道够不够?我说,挤一下应该可以,或者我睡沙发吧,要不住酒店也行,春节酒店便宜。

  坐上高铁,我给joe发微信,说爸妈似乎还蛮高兴我们回来过年的。他说哎呀,我该给他们带什么礼物呢?然后发了张图片来,这个收音机给你爸如何?他出去散步可以带着。重庆同志吧!。车窗外,家乡独有的喀斯特地貌的清秀山水呼啸而来,如往事,席卷过我内心的荒原,绵延不绝。

  为了这一天,我花了15年。

  15年前,相处两年多,我和joe感情稳定下来,他和前妻也友好分手了,他把刚满两岁的jack从乡下接来广州,这年,我们也买了房子,从此,我们过上了“三男一宅”的生活。“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胡兰成写给张爱玲的婚誓也成了我们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期许。

  生活安定下来,我内心有个愿望越来越强烈,希望得到父母的接纳。我和joe商量,想接父母来广州过年。他虽然有些惴惴然,还是同意了。我们统一口径,说joe是我的好朋友,我认他的儿子做干儿子。我希望他们看到可爱的小jack,把他当成自己的孙子,也就自然而然地接受我和joe的关系了。还有一点,我自小都很听话,读书、工作从来没让父母操心过,自认他们爱我,只要看到我过得幸福,他们也会祝福我的。

  事实证明,我还是想得过于简单了!

  2001年春节,父母如期而来,没两天,气氛就渐渐冷掉,虽然去逛白云山、逛花街,他们也会拉着jack的手,但我仍感觉到,他们的不情愿。离开前一晚,他们跟我严肃地谈话,意思是说,好朋友归好朋友,我应该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

  回去之后,我感觉到他们对我逼婚的力度空前加强2016广州同志基地,每次打电话,三句不离这个主题。有一次,跟我爸聊得很不愉快,他让我把joe叫来接电话,他对joe说,你是结过婚的,有儿子了,我们家阿娃(我的小名)还没结婚呢,你就不要跟他在一起了。虽然他的语气平静,却自有一种威严,让joe心生内疚。

  那段时间,我和joe最怕的就是家里电话铃响了,父母大人又来逼婚。

  2003年,我回家过年。我妈带我回乡下老家拜祖坟,各路亲戚络绎不绝,无一不在追问我的婚事,无处可躲,只能厚着脸敷衍。住了一晚,我就想逃。次日,我妈说要带我去见一个亲戚,我问是哪个亲戚,她没说,让我只管跟去。走了好长一段山路,来到一个村庄,在村口一棵大榕树下有个砖瓦小房子,我妈领我进去,我就觉得不妙。里面香烟弥漫,供奉着送子观音等各路神佛。重庆同志浴室在哪里,主人是个清瘦的中年女子,一袭黑袍,俨然是个神婆!

  神婆跟我妈似已熟络,寒暄几句,说:“你个仔系女鬼附身,所以交不了女朋友,要做法赶走女鬼先至得(才行)。”

  我妈拉我过来跪下,神婆拿个黑乎乎的碗,不知里边装着什么。此时我已忍无可忍,当场发作:“你们才发神经!我不要做什么鬼法,信不信我把这里砸了!”不顾我妈的阻拦,我夺门而出,在山野里狂奔。

  后来不知道我妈是怎样追上我的,当晚住在镇上表姑家。表姑一家围着我苦口婆心做思想工作,我妈只是在旁抹眼泪。

  事已至此,我心已决。回到家,当晚,我就直接向父母出柜,告诉他们我喜欢的是男人,我跟joe是伴侣关系,我们一家三口过得很好。爸青着脸不作声,妈只是哭。家里空气如窒息一般,我无论如何呆不下去了,收拾行李离开了家门。

  夜已深,走在邕城街头,举目茫然,零星鞭炮声不时蹦过来,击打在似已麻木的神经末梢。冷风吹袭,我终于清醒些许,打电话给妹妹,约略说了经过,请她过去陪一下爸妈,怕他们出什么意外。当晚,一个在电台工作的直男朋友收留了我,一夜无眠。第二天,我就提前结束假期返回广州,回到joe和jack的身边。

  如我在一篇博文中写的,自古忠孝两难全。我的理解是,忠是忠于自己,孝是孝顺父母,当下,我选择了忠于自己。只是想到父母年事已高,内心多少有些彷徨不安。

  沉默了半年,父母的电话又来了,仿佛没发生过什么似的,避而不谈joe和jack,只是执着地催我结婚。爸说,不管你事业多成功,没有结婚成家就是失败的。那天跟妈说着说着又僵住了,她突然爆发了,隔着几百公里,我仍然感受到她的咬牙切齿:“你不听我们的,我买包老鼠药去广州,把你们毒死我再自杀!”

  那一瞬间,我的血液凝固了,整个人也空前清醒起来。我知道,我不能再抱任何幻想试图去改变他们。我可以不屈从他们,但不能再硬碰硬。

  正好单位拓展北京业务,我被抽调去支援几个月。我从北京打电话给爸妈,告诉他们我调到北京工作了,把广州的房子卖了。虽然几个月后我就回广州了,每次跟家里联系,我都装做是在北京的样子。为防止穿帮,我把家里的座机停掉了。后来,随着jack渐渐长大,为了给他更大的活动空间,也为了防止爸妈冷不丁杀过来,我们把房子卖掉换了一套带天台花园的大房子,建起了我们的“流星花园”。而在随后几年里,我都谎称我一直在北京工作,也极少回家。后来我又到云南、泰国工作,几地奔波,虽然辛苦,对父母这边倒可以如实交待,不需要刻意说谎了。

  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或许本来这就没什么对错可言。正如我不能说父母是错的一样。我从不怀疑他们爱我,只是我不能接受他们爱我的方式。而我又无力改变他们,我选择了用谎言来拖延时间。内心里,我难免有种残酷的念头:对于时间,我拖得起,而他们拖不起。

  是的,对于父母,他们最拖不起的是时间。在这样的拉扯对峙中,他们加速地老去。

  前几年,我妈不慎跌碎了膝盖骨,本来她身体一向硬朗,手术之后,腿伤慢慢痊愈,身体却每况愈下,各种病症也随之沓来;爸比她大十岁,本来毛病就多,于是他们俩老隔三差五轮流住院。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似乎已无多余的精力来管我的婚事了,有时提起来,似乎只是个习惯,至于我如何回答,好像也没什么差别。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想开了,或者放弃了,至少,我们之间的关系不知不觉中缓解了很多。我也人到中年,体会到上有老下有小的责任和压力,既为人子,自当多尽孝道,虽然我无法满足他们娶妻生子的愿望,只是要尽我所能对他们好些,于是渐渐多了回家的次数,渐渐习惯了医院的味道。

  我那个不成器的同母异父的哥哥吸毒成瘾,罹病去世后,我跟妈妈有过一次长谈,涉及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告诉她,只要我过得好,她就不需要担心什么。她似乎有所领悟。

  然后,我开始有意无意地透露jack的信息给他们。jack上高一的时候,我把我们在学校的合照给他们看,看到jack已经比我高了,他们似乎有些惊讶,却没有抗拒我谈论他的意思。然后,他们也开始偶尔自然地问起了joe,我说他很好,做点网店生意,至于其他就含糊带过。

  前两年,我就考虑先带jack回来,都是临了又下不了决心。joe也说,你父母身体不好,我倒是愿意去照顾他们,只是怕他们不接受我,我去了反而刺激他们,适得其反。去年年初,我爸中风住院,我在病房陪护了一个星期。虽然后来慢慢康复了,但眼见着他老迈异常,心里不禁恻然。妹妹有自己的家庭,为了方便她照应,我打算在她家附近买套房子给父母住。跟joe商量,他二话不说,马上筹钱,三个月后,父母搬进了新家。这一年,我基本上每个月都回一两次家,算起来居然是我离家20年里回家次数最多的一年。我想,我不能再等了。

  这一次,他们终于可以跟自己的儿子达成和解了吧?

  泪眼朦胧中,车窗外家乡的山水飞逝而去,新春的脚步儿也近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资讯|重庆同志会所导航|广州同志|广州同志会所|广同|四川同志会所

GMT+8, 2018-12-19 05:09 , Processed in 0.064266 second(s), 22 queries .

四川同志门户 四川成都同志!

© 2015 四川同志.

返回顶部